_Feuerlicht_

這裡啊落請多指教歡迎勾搭,耍筆桿子為樂
DM再戰五百年 | 排球大癡漢 | 時而堆些雜物
——如君所見是個無可救藥的強迫症晚期

《海岸线》通贩,具体信息见图。在成都Comiday21寄售,摊位号X09-10(无限大)。通贩只放了三十本,完售就是完成任务了2333


通贩链接


或搜索店铺三只喵工作室,再搜拓辉就有了。


一个简单粗暴的本宣,不开问卷了,想要的直接留言或私信吧,通贩的时候会通知的XD 这次大概就印三十本左右玩玩,卖不掉的就自己藏着了(x)除了四月CD21的场内DMO可能还会参cp,看到时候有没有剩吧(你!)


试阅:

海岸线(上)

海岸线(下)

听雨对床眠


我的第三本拓辉了,这次亲手给他们发了结婚证而不是上一本那样爱之深虐之狠地拆了他俩。令我惊讶的是这么多年来一直一直很喜欢他们,就算爬墙到别的坑,也还是说回来就回来,虽然可能平时不太刷,但他们带给我的感动始终清晰如新。

所谓本命大概就是这样的存在吧。

【DF/拓辉】Lost Words(01)

*BGM: Truth, by Balmorhea

*控制不住胡乱摸鱼的手,老梗,就为自我满足

*会有续篇的,大概(严肃地)


----------


Car si l'on me perd,c'est seulement pour rester le tien.(注1)


我无需拥有存在于世的证明,你就是最好的证明。


*


为了不被这没有尽头的幽暗吞噬,他只有一刻不停地奔跑,不知道跑了多久,不知道跑向何方。他看见战斗的炮火和刀光,看见变成一簇簇光团消失的大地,看见病床上躺着一个少年,看见战斗结束后与他无言击掌相庆的少年...

【DF】彼墙之境(冷战德国背景)

2014年开的坑,一坑坑到了现在……Orz 虽然大纲很早就写完了,整个故事在我脑海中也完结了,但这个坑也一直没填上。现在我人住在柏林,每天穿越以前的国境线,就……总感觉有人在催我(其实并没有)。被ZDF这两天又在放的原东德纪录片刺激了一下,好吧,那就继续填坑吧。


CP的话大致上是主拓辉,但可能更偏CB或者Soulmate那种感觉。双子亲情向,还有条一泉线。
OK的话就继续吧。


子博客入口


第00章链接


访问密码拓也罗马音+辉二罗马音,全小写无空格共11位。

上面有2w不到点的存稿,以后就基本上在那里更新,以前的黑历史也都还在上面,主博可能几更之后发个汇总链接吧。...

【DF/拓辉】听雨对床眠

不知道怎么了我大概是想把以前虐下的份通通用甜文弥补回来吧(((

查敏感词查了半天,为什么分开发没问题一起发就会屏蔽啊…………


*****


天气预报不准得离谱,本预报有雨,却艳阳高照了一整天,蝉鸣此起彼伏,伴着屋内电扇滚滚运作的声音,怕是整个人直接融化了也不稀奇。


门铃突然响了起来,源辉二心头骤然一紧,脸上虽看不出什么表情但三步并作两步快步走到门前,也没看一眼猫眼直接开了门,而后一愣。


来人是一对母女,妇人年纪不大,也就三十不到的样子,女儿扎着短短的双马尾,可能有点怕生一直躲在妈妈身后。妇人说是楼上新搬来的,寒暄了几句后递上用精致的礼签包装好的见...

【DF/拓辉】海岸线(续)

被某tri喂了非常大一口x,所以大家还是一起看DF吧。

可以看成是【这篇】的后续,拓也视角的故事。

求求你们了快去结婚吧这是我毕生的心愿。


*


可能是天生体寒的关系,源辉二的双手像常年附着了一层寒霜一样,冷得吓人。


想分给他温度,就算自己的温度被夺走也无所谓。


*


神原拓也平时睡得特别死,任外面雷声大作也吵不醒他,今天却不知怎么的,半夜三更破天荒被身边一阵细小的动静给吵醒了。


他迷迷糊糊睁开眼,在暗影中看见身边的源辉二竟直直坐在床头,似乎还急促地喘着气,喘了好一会儿才恢复平稳的呼吸。...

【DF/拓辉】海岸线

一年多没有写我的大本命了,再不写大概要被开除粉籍了,于是摸了条小短鱼(。)


续篇

看不了的话点这个


*


看厌了人就去看海,看海看厌了再回来看人。那些匆匆过眼的风景和过客,又能在记忆中留下多深刻的印象呢。


一度想要逃离这个虚伪的世界,乘着海风,踏着海浪。


*


源辉二坐在回程的列车上,音乐的鼓点从身旁旅客的耳机中满溢而出,节奏明快,听不清歌词。列车疾驰过旷野,除了草原、零零散散的小木屋和无限延伸到目光尽头的铁路以外什么也没有。


手机轻轻一震——是神原拓也的简讯。眩目的余晖透过玻璃窗斜射在...

【DF/拓輝】四季

本子完售了那就陆续把未公开的部分放出来吧。这篇虽然是正文的番外但单独拿出来也没有问题,同居设定。最近忙成狗非常非常低产求不打我(。

----------

我已分不清这一切是梦境还是现实。
如果是梦境,那能不能永远不要醒来;
如果是现实,那请给我相信其真实性的勇气。

{春·起きる}

不期而至的寒意将辉二的意识从梦境中抽离,就如同从云端落入地面,意识涣散而迷蒙。初春时节,天气虽已逐渐转暖,早晚时分依旧凉得透彻心扉。定睛一看,本应裹在身上的被子不见了踪影。再一眼,身边正酣睡的家伙赫然心安理得地卷着属于他的那部分被褥。

季节转换之由,两人皆有些小打小闹的感冒,也不知是不是谁传染给了谁...

DF拓辉中心个人志《浮梦》通贩,具体信息详见宣图,感谢各位的支持XD


【正文试阅】http://tieba.baidu.com/p/3903928921  


【购买地址】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id=536446074005


题外话:好想回国啊,我会不会变成最后一个摸到本子的人啊简直哭出来QAQ


这张图不是我做的,我的手自己动了起来,我什么也不知道。

其实脑中一直在循环【就算转换了时空身份和姓名】的旋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