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Feuerlicht_

這裡啊落請多指教歡迎勾搭,耍筆桿子為樂
DM再戰五百年 | 排球大癡漢 | 時而堆些雜物
——如君所見是個無可救藥的強迫症晚期

【APM/零中心】そばにいさせて

听说本子解禁了,老梗但依旧放飞得很开心,桂家兄弟真好。还有少量余本真的不来一发?

*

小雨初霁。桂零收起了手中的伞,任凭雨水滴落在脚下的青石阶上,压弯了石缝中冒出头来的的细草。他缓步走在这条每年都会来的小径上,呼吸着湿润而清明的空气,他想,应该比第一次来的时候改变了太多东西,他自身也好,小初也好,他的生活也好,他的心境也好。

清扫了墓旁的落叶杂物,弯腰轻轻放下手中的花束,诧异地发现已经有人捷足先登,一株白百合静静躺在墓前,还很新鲜,也未遭适才那场雨的蹂躏,想必是刚不久前放下的。花朵清丽、纤细、无瑕,让他想起母亲生前的模样,记忆很模糊,但时而又是那么鲜活。环顾四周,却没见着人影,反正不会是那群虚情假意趋利避害的亲戚,他暗忖。

不过也并非什么大事,他也没放在心上。凝视着母亲的墓碑,他的表情有些肃穆,却褪去了平日里一张“生人勿近”似的紧绷着的脸,棱角与眼神变得柔和了些许,唇畔还有一丝若隐若现的浅笑。

从肝肠寸断的悲恸到微笑相迎的释然需要多久的时间呢?桂零不知道。他只记得当时不及悲伤,一门心思想照顾好小初的心情甚至隐没了那份痛楚,是他这么多年来能够支撑下来的原动力之一,如今回首,他已然在不经意间能坦然面对了。

“妈,放心吧,小初现在很好,他今年考高中,怕打扰他就没带他一起来,不过考试一定不会有问题的。”

“我吗?我也很好。我……已经不再是一个人了。”

他撩去额前被微风吹散的发丝,忍不住蹲下身,伸手摩挲着墓碑上凹凸不平铭刻着的文字,仿佛这些字就烙印在他心中一样,毫无预兆地,眼角溢出了一行泪水。

母亲刚去世的时候他从没在小初面前哭出来过,在与利维坦的决战中深陷那般险境命悬一线时他也没哭出来,他一向自认沉静理智,而此时此刻,明明心中没有如此伤心,眼泪依旧不受控制地渐渐满溢开来。

他努力平复下心情,又陪了一会儿母亲,想着该回去给小初准备晚餐了,于是拿起脚边的伞起身离去。

在墓园门口却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

“春?”他站口喊住了他。

新海春也看见了他,脸上闪过一丝慌张的神情,挠着头:“啊零君……!那个……”

桂零一下子反应过来:“刚才的花……是你送的?”

“嗯。”新海春不好意思地点点头。

“你怎么知道……”

“我问黑客兽的,抱歉,不是想瞒着你的……”

“道什么歉。”桂零迈开步子向公路走去,有意无意地避开了他的目光,“那个,谢谢你了。”

他与新海春都是大学在读生,同时也是人工智能研究所的实习生,平素抬头不见低头见,倒显得比几年前共同对抗利维坦时更熟络了一些。

“对了零君,你听说教授正在准备的新项目了吗,似乎……”新海春快步跟上桂零的步伐,两人的话题总离不开人工智能啊,实验室啊,盖奇兽和黑客兽啊,偶尔还会提起几年前那场不可思议的冒险。

一路上几乎都是新海春在说着,他对知识的热忱是大家所公认的,桂零只是认真地倾听,不时回应几句,或是发表一下自己的见解。

“话说零君上次不是得到了去国外深造的机会了吗,准备得怎么样了?”

“你说那个啊,我放弃了。”他转动着手中的伞柄,看似漫不经心地答道。

“诶?!你说什么?!”新海春猛地顿住了脚步,难以置信地望着他的背影,但很快便猜到了缘由,“是为了小初吗?”

桂零点点头。

新海春却没有再说什么。

两人在分岔口道别,约好明日研究所见,桂零回家路上买好了晚餐的食材,却突然接到了小初班主任老师的电话。

桂零作为小初名义上的监护人,只是每次例行家长会时露个脸,小初从不给他惹事,成绩也没得说,就连他要填志愿的时候桂零都没插手让他自己决定,所以突然接到老师的电话,让他心里一个硌楞。

“小初……在教室里昏倒了?现在在保健室是吗?好的我马上过来,麻烦老师了。”

挂断电话后心里有点乱,能让素来沉着的桂零失了方寸的,大概也只有与他相依为命的弟弟了。他折返方向,穿过傍晚逐渐拥挤的人群,朝小初学校方向跑去。

在保健室门口重重喘着粗气,一边听校医老师解释说可能是因为太累了所以倒下了,现在有些发烧,吃了些退烧药,多休息几天就好。他理顺了呼吸,推门走了进去,发现小初也刚好醒了过来。

他气色确实不太好,桂零暗骂自己这么蠢这些天居然都没察觉,有些心疼地伸手去摸他的额头,滚烫的温度从手心传导而来,于是他的每一根神经都备受煎熬。

“对不起哥哥,让你担心了。”

“犯什么傻。”他拍了拍小初的头,拿起刚才买的东西,“回家吧,买了好吃的。”

桂零一路上都在纳闷儿,以小初的水平对付升学考试应该是游刃有余,就算小初跟他说他早晚还有社团活动,但每天的便当也都给他准备得妥妥当当,怎么就累倒了呢?

睡前桂零替他换冰敷贴的时候再量了量体温,还是一直高烧不退,桂零思量着明日大概去不成研究所了,于是给新海春发了条信息简单说明了一下,然后一脸凝重地坐在小初床边,问道:“小初,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

“嗯?什……什么?”受高烧影响,他的声音沉沉的,眼神也有些涣散,这样的情况下怕是也没法好好谈话。桂零为他拉好被子,倒了水放在床头,摇摇头:“没事,你先睡吧。”

这一夜桂零也没睡好,大约每间隔一两个小时就会醒过来一次,蹑手蹑脚走进小初的房间看看他怎么样了,有一次还是被噩梦惊醒的,他梦到他去了国外,把小初一个人留下家里,小初哭着说想见他。严格来说不算什么噩梦,只是清醒过来的瞬间怎么也抹不去那股子窒息感。

凌晨五点那次,他干脆直接守在了小初的床前,看着他不时皱皱眉头,翻个身,看上去依旧十分难受的模样。黑客兽低声提醒他:“你不回房睡吗?”

桂零摇摇头,没有动身,然而实在熬不住,头一侧便昏睡过去了。

他睡眠一向比较浅,当清晨的阳光穿透窗帘映照在他脸上时他就悠悠转醒,由于一晚上的睡眠不足,站起身的瞬间一阵天旋地转,视线被层层叠起的光圈所遮挡,什么也看不见,一个重心不稳,险些摔倒在地,所幸他及时扶住了墙。

想起以前就算再怎么熬夜仍能精神满满,怎么过了一段作息规律的日子就成这样了呢。他苦笑着轻叹一口气,走到小初床头,小心地揭下冰敷贴,探向他的额头。

烧似乎退了不少,这让桂零大松一口气,正想转身去为他准备早餐,小初却拧了拧眼,醒了过来。

“今天别去学校了,再睡一会儿。”

“哥哥脸色好难看,怎么了?”小初想要撑起身,被桂零硬是摁了回去。

“没事,我去做早……”

话音未落,玄关处传来两声清脆的门铃声。桂零前去开门,发现新海春和花岚惠理捧着大包小包的慰问品站在门前向他招手。

“愣着做什么?不打算让我们进去吗?”花岚惠理佯装不满地挥了挥拳头。

“打扰了!”新海春微笑着对他说,“抱歉零君,昨天收到你邮件之后实在放心不下还是过来了,也没事先通知你。”

桂零侧过身让两人进屋:“不会,你能来……谢谢了。小初会很高兴的吧。”

“零君对小初的事真的非常上心呢,我现在大概渐渐明白零君为什么能为了小初放弃那样的机会了。”

“每个人的价值取向都不同,仅此而已吧。”

“零君可真成熟呢。”新海春侧着脸夸了他一句,桂零则有些别扭地扭开了头。

小初显然对与两人的到来很惊喜,和盖奇兽一起拆着盖奇兽最爱的零食,和新海春讨论着程序的开发,听花岚惠理唱她的新歌,而一旁靠在流理台边做饭的桂零只是带着浅笑注视着他。

黑客兽凑过来拉了拉桂零的衣角:“零,菜要糊了。”

傍晚时分,小初的烧已经全退了,坐在餐桌前带着歉意道:“对不起,每次都给哥哥添麻烦。”

“你烧糊涂了?怎么老跟我说这种话?”桂零下箸的动作顿了顿,又突然想起什么似的索性放下碗筷,问道,“小初,跟我说实话,你怎么会突然累倒?”

小初有点不敢看他,捣弄着碗里的饭菜,诺诺道:“我……我上学前和放学后都有去打工……”

“那个时间你不都是有社团活动吗?”

“分别是在那更早和更晚的时间……”

桂零心中一凛,那岂不是天还没亮和天已经完全暗下去之后的时间吗?自己被瞒了这么久居然什么都不知道?也难怪,再加上学业的重荷,铁打的人也吃不消。他攥紧了拳,追问道:“你打工做什么?家里又不是缺钱,我们这么多年来不也都……”

“正是因为哥哥这几年来一直这么辛苦啊,我想,我要是也能帮上忙就好了……而且!我很想证明我自己也能照顾好自己,哥哥有机会能去国外那就放心地去,不用顾虑我……之类的……”

桂零一愣,他似乎从未向弟弟提起过这件事,他是如何知道的?

小初撇撇嘴:“上次去研究所给哥哥送资料的时候无意间听到的。”

他猛然醒悟。有一次他忘带了资料,让小初帮忙送过来,而就是那天教授找来他询问想不想出国深造,教授说可以给他一段时间考虑考虑,但他记得他当场就给出了答复。

“你都直接在学校晕倒了,教我怎么放心得下?”他略带无奈地摇摇头,但看小初一脸沮丧,有些不忍心,补充道,“那些都不重要,真的,可能对有些人真的十分重要吧,但起码不是对我。我冥冥觉得,如果选择了它,我是不会高兴的。”

小初怯怯地小声确认:“真的?”

“嗯,当然了。如果你当真过意不去,现在就好好读书,将来我们一起去。小初的话绝对没问题的吧?”

直到这时小初才露出一个会心的微笑,重重点了点头。

可惜吗?说完全不可惜是不可能的,他或许有那么一瞬间是希望得到这个机会的,但下一瞬间他却能将其视如粪土,因为他有更重要的事,更重要的人。

*

“妈妈,我今天是自己一个人来的,没有告诉哥哥,你也不要告诉他哦。我考上了不错的高中,多亏了哥哥一直照顾我,我现在偶尔会去他的研究所帮帮忙,有时也会给大家带些吃的,小盖奇可喜欢吃了。还经常看到哥哥喝着啾,也不知道究竟哪里好喝了,该怎么劝他才好呢。”

“研究所是个很棒的地方,在那里我仿佛能看到人类无数的可能性与未来。我要学的东西还有很多很多,我不该满足于此停滞不前,我要不断继续往前走才行,不然就赶不上哥哥他们的步伐了。”

“说出来不要生气,其实我记不大清妈妈的样子,也记不大清和妈妈一起生活过的那些日子……不过,我想哥哥为我填补了这个空缺,他让我真切感受到了人与世的温度,而且有时候他真的像妈妈一样呢,哈哈,我现在已经有点无法想象没有哥哥在身边的话会怎么样了。他曾对我说,我是他的精神寄托,他与我而言又何尝不是这样呢。”

“但是我也不希望哥哥被我捆在原地,我不希望成为他的负担,我希望他能毫无顾虑地追求他想要的东西,希望他创造一个不辜负他才华的时代。”

“好了,我差不多该回去了,再晚的话哥哥得着急了,他现在应该在准备饭菜吧。啊说起饭菜,哥哥做得真的很好吃,虽然也是经过无数次失败才琢磨出来的,真希望下次能让妈妈尝尝看。”

“这次真该走了,下次再聊吧,下次我把哥哥也带上。”

“妈妈也要照顾好自己哦,不然哥哥又该啰嗦了。”

“再见,妈妈。”

*

“我回来了,哥哥。”

“嗯,准备吃饭吧。”

他们与过去的回忆道别,而后共同迎接新的未来。在每一次日升月落,与每一次春来秋往之际。

Fin.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