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Feuerlicht_

這裡啊落請多指教歡迎勾搭,耍筆桿子為樂
DM再戰五百年 | 排球大癡漢 | 時而堆些雜物
——如君所見是個無可救藥的強迫症晚期

去年開始右耳幾乎聽不見外界的聲音,只剩從早到晚一刻不停的腦鳴。

這又有什麼關係,我眼前尚有光,腳下仍有路,晚上被鳴叫聲吵得頭痛欲裂無法入睡之時還有音樂相伴。

It is well with my soul.


——————————


2017年4月份去看了醫生回來加一筆。專輯裡還有一首forever也強推,我從來沒有覺得福音這麼好聽過。我不信教,但我為其虔誠所感動。或許我其實是有信仰的,無論是什麼神,無論是何種形式,我每每會被這冥冥的信仰拉出深淵。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