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Feuerlicht_

這裡啊落請多指教歡迎勾搭,耍筆桿子為樂
DM再戰五百年 | 排球大癡漢 | 時而堆些雜物
——如君所見是個無可救藥的強迫症晚期

【DA/空美】櫻雨

給歲時記的企劃寫的稿,主催那裡放出來了那我自己也發一個存個檔XD

完全就是拉低平均水平的存在,tag就不打了吧。

但百合真的好好吃哦⋯⋯



-----------




料峭的寒意逐渐褪去,取而代之的是和煦的春风,轻纱一般抚摸着面庞。枝头颤颤巍巍攀着早樱的花苞,预示着春日的来临,白中透着红,星星点点,尚不成气候,但傲然绽放的那一日不久便会到来吧。

武之内空打完网球回到家已经不早,顺手开了下信箱,借着楼道中昏暗的灯光隐隐约约看到一张薄纸片安然躺在里面。原以为是附近新开张的那些店铺的广告,取出来才发现是一张明信片,从美国寄来的,不用想也知道寄件人是谁。

记得以前还收到过两张,不过是几年前的事了,小小的纸片经过数周漂洋过海,承载着最朴素的思念与期待,拿在手上果真要比没有实体的邮件来得温暖。

把便当盒交给母亲的时候,她瞥见了武之内空手中的明信片,便道:“美美今天有来过家里哦。”

“诶?!她不是在美国……什么时候回来的?”阿空一怔,显然来不及消化如此庞大的信息量。

“今天中午刚到的,说是想给大家一个惊喜所以没有事先通知,结果你恰好不在家。今天已经很晚了先让美美休息吧别去打扰她,有什么话明天再说。”母亲清洗着便当盒,哗哗水声使武之内空的心境也随之像流水一样起伏着。

毫无心理准备,阔别已久的挚友,回来了。

拿着明信片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看了好几遍,一想到太刀川美美现在已经身处离自己不远的地方了,她便无法平静地入眠,迫不及待想与久违的信友相会。许久未见,也不知她身上会有些什么变化,但武之内空知道,那俏皮的笑容与爽朗的笑声大概是不会变的。毕竟,她身上最吸引人的地方就是那份纯真善良,敢爱敢恨。

那一夜,她梦到了那年的那场冒险,梦到了太刀川美美飞向天际的宽沿帽,粉红的,如同樱花一样。

第二日一早便被美美一封邮件约了出去,她说把大伙儿都叫了来,地点是八人以前常聚的公园。自己是除了美美第一个到的。她刚铺完野餐的餐布,正打算倚着树干休歇半晌,抬眼看见武之内空,便挥手向她打招呼。

“真是的,本来想给空さん一个惊喜,结果空さん居然不在家!”等阿空坐到她身边,撒娇般抱怨道,随即从随身携带的背包中取出一个精美的礼盒,递给阿空,“给!礼物,我亲手做的!”

武之内空也正为昨日的擦肩而过惋惜不已,接过礼盒笑着道谢,在美美期待的目光下拆开,赫然是八块曲奇饼,一打开便有一股浓浓的奶香味扑鼻而来,上面印着八人徽章的图案。

“做得这么好看还怎么舍得吃啊。”阿空感慨着,小心翼翼收好,放入包中,而后问道:“怎么突然就回来了?准备在这里待多久?”

“爸爸工作原因要回一趟日本,想着也很久没有回来,很久没有见到大家了,于是就跟着回来了,大概能待上两个礼拜左右吧。”太刀川美美继续将包中准备好的点心一样样拿出来摆在餐布上,抚平被风吹乱的发丝,“空さん呢,最近好不好?”

“嗯嗯,一切都好,大家也都一直念叨着美美呢。”

武之内空含笑看着她的侧颜,想起了曾经的太刀川美美。两人年龄相仿,又作为前期队伍中仅有的女孩,何尝不是互相扶持着,互相指引着呢。看上去是较为年长的阿空处处照顾着美美,但美美也在某种意义上感染着阿空,为她点亮前路上的灯塔。

仔细一想,距离上次见面也隔了有些日子了,是该重新会一会了。

众人陆陆续续到来,久违的重聚让每个人心情舒畅,聊着近况,回想往事,再时不时扯出某个人曾经犯的蠢善意地嘲笑,而当事人也会与大家一起捧着肚子笑起来。美美不停拿出她亲手做的点心,拿满怀自信不容否认的语气说着“好吃吧”,笑声传得很远。阿空在一旁含笑看着他们,偶尔插上一两句。某一瞬间,她似乎看到了很久以前八个人聚在一起的光景,与眼前之景分毫不差地重叠起来,美好得宛如梦境。

最后尽欢而散,一张张笑脸都是发自内心的,确实很久没有这样尽兴相聚了,毕竟曾经的那支队伍缺少任何一人都不再完整,尽管他们都心知肚明,中途或是终点时的分离在所难免。阿空帮着美美一起收拾东西,抬头望见枝丫上的樱花花苞呈现着半开的姿态,蕴含着无限的生命力,尽管是短短一周的花期,那些樱花也会用尽全力展现她们最美的一面的吧。

“呐美美ちゃん,你留在这里的这段时间樱花会开,要不一起去樱花祭?”

“樱花祭?好啊好啊好怀念呢!……不过我和服没带回来,总觉得好可惜……”

武之内空低头思索片刻,旋即笑道:“没关系,交给我吧,美美就不用操心了。”

“诶诶空さん有办法?”

她伸出一根手指挡在嘴前,故作神秘道:“这个嘛,暂时保密。”

几年前跟母亲学起插花后,她也开始渐渐接触和服的设计与制作,查阅了相当数量的资料,也常常和母亲探讨布料配色或剪裁的问题,自己一路摸索着思考着进步着。即便没有多大的自信能做到完美,阿空还是决定试一试,至少,她也希望能亲手送美美一份载着真情的礼物。

想起之前有一份未完工的习作与美美的尺寸几乎吻合,脑中过了一遍近日的安排,估摸着加急赶一赶应该能来得及,于是没有多做犹豫,马上开始动手做了。

整日泡在布料商场寻找合适的布料,反复对比琢磨,连续几天在工作台前挑灯夜战,被针尖扎伤不止一两次,无视痛楚继续手中的活,实在撑不下去了手搭着缝纫机便这么睡过去,第二日被刺目的阳光唤醒,母亲提议帮她一起做被她倔强地拒绝,她担心一旦由别人经手,就不算是完完全全自己做的了,网球部的朋友关心地问着是不是熬夜了脸色这么难看,但自己乐在其中,所以不会抱怨什么。

樱花花苞越来越密,攀满了枝头,不难想象全部盛开后是怎样一副壮丽的景色。花瓣看似柔嫩,却十分有张力地向外伸展着,接受着阳光,接受着雨露,接受着微风,接受着大自然给予的一切。就算未绽放便被吹落碾作了春泥,也依旧倔强地散发她的清香。

和服做完的那日,樱花已全然盛开,春风一吹便纷纷扬扬飘旋漫舞,将天边染成了樱色,如同丝丝细雨。

美美看到阿空手中的和服时,几乎是猛扑到阿空怀中,激动地喊道:“好美!!谢谢空さん!!”

“时间比较仓促,做得肯定没有专业的精致,你能喜欢就好。”

能再度见到这样的笑容,真是太好了。几日来的疲惫全部抛诸脑后,这样的笑容是对她而言最好的回报。

俏皮与端庄并不是无法共存的东西,至少武之内空觉得穿着和服的美美将两者结合得很好,没有分毫矫揉造作的成分,而是将最原本的部分不加粉饰展露在人们面前。

这一日的公园格外热闹,人们相聚在这片樱海之下,饮酒作诗畅谈,抛却了俗世的纷扰。武之内空与太刀川美美并肩穿行在樱花树之间,时有孩童嬉笑着奔跑而过,已然落地的花瓣被他们带起的风重新吹起,盘旋在腿边,而后再度飘落。

美美掏出手机,将阿空拉到身旁,直到屏幕中放大了两人的笑脸,按下快门,于是这一幕便定格在两人心中,无法篡改,不会淡忘。

“呐呐,我觉得樱花和空さん很配哦,高雅而又温柔。”

透过樱花间的缝隙漏到地面的丝丝阳光非常纤细,却满含着朝气,淡粉的花瓣显得愈发晶莹,处处渗透着灵性。

“诶是吗,我并没有那么……倒是美美也很像呢。”

纤尘不染,纯真无瑕。

武之内空抬手轻轻拂去簌簌落满太刀川美美肩头的樱花,笑着对她说。

此时一阵强风卷来,撩拨着她们额前凌乱的发丝,散落的樱花瓣随风起舞,像是听见了青空的呼唤,遮蔽了大半片天,仿若一场幻境中的绚烂樱吹雪,眼前之人踏花而来,拂袖便掀起阵阵花雨,恍如隔世。

“好美。要是樱花永远不凋零就好了。”

人人皆知年复一年循环往复的绽放与枯萎,然而却没有人会嘲笑美美的这个愿望。永恒是一种美,转瞬即逝又是另一种美,因不常有而更衬其珍贵。

同理,阿空对于美美还能留多久已经释然,驻留在记忆中的将永远是那个太刀川美美,她的音容与她的纯真将不会改变,有关她的回忆也不会逝去,她们留下存在过世间的痕迹,而后悄然离去,便好似这年年盛开年年凋谢的朵朵樱花。

——只要怀抱着希望,人心中的樱花,是不会凋零的。

今年非常可惜,樱花方才开了一日,便因一夜小雨而尽数零落。

太刀川美美也因父亲工作的突然变故而不得不改变行程,提前回到美国。

樱花就算跌落水面,零落成泥,残败不堪,来年一定还会重新绽放,遗忘前世的狼狈,以其最美的姿态与芬芳。

人又何尝不是一样。

太刀川美美返程那天,武之内空特意请了网球训练的假,前去机场为她送行。不知为什么,心境十分澄澈,并没有多余的不舍。她自认尚且没有到能够看淡一切悲欢离合的地步,但对于美美的离去,悲伤并没有主导所有的情绪,反而特别笃实。她其实从来都没有离开过大家的身边。

“空さん对不起,原本还想再多留几天的。”

“没关系,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快去吧,别误点了。”

“空さん保重,我一定还会回来看你们的,下次我们一起去看巴鲁兽和比丘兽,她们一定可想我们了。”

“一言为定,美美也是,好好照顾自己。”

看着她渐行渐远,一点点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之中,背影与曾经那个戴着粉色宽沿帽,身着大红连衣裙的女孩相叠,却无论如何也无法百分百精准地重合在一起。

毕竟过了这么多年了,没有丝毫变化是不可能的,但美美仍旧是那个美美。

在那之后,武之内空又陆陆续续收到几张明信片,皆是太刀川美美寄来的,用词可爱得几乎能让人以为听得到她的声音。大部分出发地是美国,但也有几张是旅途中所寄,说买了纪念品,下次见面的时候送给大家。有一次还附上了一张照片,身着那日自己赠予她的和服,身后是一片浓绿繁茂的草坪,鬓间的花簪沐浴在清风之中,清丽淡雅,与背景浑然一体。

第二年的樱花祭是武之内空一个人去的。入目的似曾相识的情与景无时无刻提醒着她去年此时的暖春时节,曾有一个天真烂漫的姑娘跟在自己身边,拥抱着这片茫茫樱雨,与她相视而笑。

她此刻并不觉得孤单。她从来都不孤单。她将来也不会孤单。

脚下的细草沾着夜霜与朝露,花瓣轻轻飘落于掌心,于是那些琐碎而温馨的往事浮现在心头。

欢笑的她。哭泣的她。率直的她。善良的她。

武之内空一直相信,离别是为了更好的再会,就算当初的旅途中也是分分合合,但各自的道路无论如何最后都终将指向同一个终点。

所以这次也一样。

这日她收到了一封邮件,竟然是去年美美拍下的两人合照,下面还附了一行小字:“当时忘记发给空さん了,晚了一年ごめん!今年的樱花也该很美吧(^_-)”

武之内空很少拍照,她觉得单薄的相片很难承载所有的情思,何况有些时候的那些人与景,与其拍摄下来,倒不如深深印入脑海中。然而她有三张照片,就算与她的观点相悖,依旧视若珍宝,一张是全家的合照,一张是当年八人的合照,第三张则是她与美美的这张照片。

每当相片上的笑颜与记忆中的笑颜切合时,阿空就会觉得她近在眼前。

在那之后,阿空继续研究着和服设计,假期也会跑去和服生产厂打工,见得多,听得多,偶尔也能自己动手,迅速而贪婪地汲取新的知识与经验,想必比当初进步了许多,心道要是去年也有这样的水平为美美做和服就好了,但转念一想,日后并非机会全无,想做的话随时随地都能做,所以更是要趁现在好好磨砺自己。

那场太过不思议又太过真实的冒险早已将他们的生命紧紧牵引在一起,就算是在地球的另一端,也会有一股不知名却无比强大的力量将他们带到彼此的面前来。

她相信重逢的那日很快就会再度到来。在不久的将来。那时再共赏漫天樱雨。

さくらひらひら舞い降りて落ちて

揺れる 思いのたけを抱きしめた

君と春に願いしあの夢は今も見えているよ

さくら 舞い散る

Fin.

*文末歌词来自『SAKURA』——いきものがかり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