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Feuerlicht_

這裡啊落請多指教歡迎勾搭,耍筆桿子為樂
DM再戰五百年 | 排球大癡漢 | 時而堆些雜物
——如君所見是個無可救藥的強迫症晚期

【HQ!!/乌武】痕迹

*将近两年没有写这一对了,虽然最近他们互动比较少但我一直一直喜欢着,听闻噩耗后恍惚了一整天,打开文档也足足愣了十分钟才动笔;

*很短的小短打,怕写长了直接哭晕在键盘上;

*田中先生一路走好。

 

 

话音未落,电话那头便已传来挂断后的嘟嘟声,决绝,平稳,单调,不带情感,毫无起伏。武田一铁深深叹了口气,颓然坐回座位,攥紧手中那张已被他捏得满是褶皱的写满了电话号码的纸。

 

乌养系心离去三年,三年内排球部的这群孩子没有教练,他也时时刻刻想尽各种办法为他们物色一位新教练,却每每无功而返,被对方以各种各样的理由一一拒绝,纠缠久了甚至连他的电话都不接。

 

担任排球部的顾问已有些年月,他对工作很上心,既是因为看重这群十分有潜力的孩子,也是为了替那个人实现梦想。

 

大赛在即,部活他几乎日日都去看,距离乌野上一次挺进县内决赛也有三年之久,遑论全国,部员们看上去很焦虑,练习时频频失误,而他无法给出技术性的指导,只能做些微不足道的事,令他最为自责。

 

怎么能使这支他一手重振雄风的队伍再度跌入谷底呢。他会特别失望的吧。

 

忙玩一整天的事务回家路上途径坂之下商店,脚步一顿,透过玻璃橱窗看到一名打工的少年趁着闲暇捧着《少年Jump》边看边偷笑,他心中一阵抽动,仿佛与谁的身影重叠了起来一样。踌躇了半晌还是推门进店,少年立刻放下手中漫画躬身道:“欢迎光临。”

 

一眼就瞥到那个还未被处理掉的烟灰缸,上面已然积满灰尘,昭示着它被遗忘的命运。本就无心买什么,于是随手拿了瓶饮料匆匆结账离去,害怕多待一秒就会有什么东西从心底满溢而出。

 

忘不了他呢,真的。与他共事这几年,处处打下了他的烙印,处处留下了他的痕迹,任岁月怎么磨都磨不平。忆起前些年,队员走一批来一批,唯有这个人留了下来,一边自嘲“我居然真的会为了这群小鬼那么操心”,一边充分尽到了指导者的责任,带着这支队伍一步步走向顶峰。

 

可他最后也还是离开了。没有任何征兆,没有任何余地。毕竟,没有人能永远留在这里,武田一铁说不准哪一天也会离开,但至少,在他离开之前,总得替他继续做他一贯为学生们做、以及那些未完成的事。

 

一个人开车接送学生们比赛,一个人坐在场上紧张地观赛,一个人在输球后带他们去餐馆请客吃饭,看着他们大口扒着饭,流着悔恨的泪水。

 

身边这个位置本该理所当然地存在着某个人,刚想回头说上一两句话——或是比赛的局势,或是球员的状态,或是压根毫无意义的闲聊,却发现已空无一人。不甘心地伸出手去触碰,也只是穿透了空气扑了个空。他不是自己臆想出来的,他曾经确确实实就这么坐在身边,即便音容渐渐开始模糊,他始终占据着身边这个位置。

 

三年了,都还没习惯吗。就如同闻到烟味时,尚不及蹙眉,便会下意识四处寻找其源头;就如同举杯饮酒时,透过迷蒙醉眼,犹能见到那一头醒目的金发。无需刻意缅怀,而他也从未消失在记忆中。

 

那就让我带着你的心愿一路走下去吧,这是我唯一能做的了。

 

我看见他走在不远的前方,转过身,沐浴着火红的晚霞,笑着说道:“辛苦你了呢,武田老师。”

 

Fin.

 


评论(5)

热度(29)

  1. MJJJWANG_Feuerlicht_ 转载了此文字
    天啊(T_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