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Feuerlicht_

這裡啊落請多指教歡迎勾搭,耍筆桿子為樂
DM再戰五百年 | 排球大癡漢 | 時而堆些雜物
——如君所見是個無可救藥的強迫症晚期

到現在我還覺得這只是一場夢,光叔其實並沒有離開我們。

昨天從瑞士返程德國,入境後很高興,因為我終於能開流量上網了,結果一開就得知了這樣的消息。當時手機裡放著他和Aim合唱的An Endless Tale,在大巴上一個人差點哭出來。

很喜歡光叔和另兩位合唱的Miracle Maker,光叔是當之無愧的Miracle Maker。與病魔抗爭的這十幾年中,他確確實實留下了存在過的痕跡,我們會記得他。

這首是我高三的起床歌,在第一段主歌副歌放完前穿戴完畢,每天都能充滿鬥志。

這是他們給我的勇氣與力量。

光叔去了數碼世界,我們一直憧憬著的那個世界,他化為飛蝶,化為清風,替我們守護著那個世界,於是波高獸手裡那本書的傳奇能繼續書寫下去。

我們終有一日也能在數碼世界重逢,我堅信著這一點。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