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Feuerlicht_

這裡啊落請多指教歡迎勾搭,耍筆桿子為樂
DM再戰五百年 | 排球大癡漢 | 時而堆些雜物
——如君所見是個無可救藥的強迫症晚期

【DF/拓輝】情人節三則

【一】
二月的天还泛着寒意,萧瑟的风呼啸着吹过光秃的枝桠间,薄冰下是清澈见底的湖水,落单的鱼蹿过时带起了湖底的泥尘与飘摇的湖藻,湖上的石桥不知在此伫立了多少年犹未风化。
辉二背靠着石桥望着天,拓也则双肘支在栏杆上,望着湖水。
“呐,辉二,情人节想要什么礼物?”
“……哈?”
辉二也这才想起今天是情人节,难怪他一早便兴致满满。对辉二来说这是什么节日都并无所谓,送礼物这么矫情的事他也不甚关心。
拓也兀自一人继续碎碎念道:“嗯,情人节果然还是要送巧克力?既然是送辉二当然要送本命巧克力,买来的话会不会不够有诚意?那不如自己……”
他一个“做”字尚未说出口,便被辉二一声无奈而心有余悸的“别!!”打断了。
“啊……哈哈哈,那还是直接买吧……”他干笑两声来掩盖尴尬,想想自己做又铁定得把厨房搞得一团糟,又得惹得辉二生气,得不偿失。
他抽出辉二插在口袋里的手,果不其然依旧往常一般冰凉,于是紧紧地握在手中,唯恐他的热度传达不到。
“辉二也会送我的对吧。”


【二】
辉二想不通,为什么神原拓也大马路上走路走得好好的皮带会突然断掉。
他平时几乎都是穿着偏运动系的着装,皮带对于他而言可谓是生活中无用之物,可今早一起出门时,他却闹腾着一定要换个风格。
怎么着?后悔了不?
辉二与他尴尬地对视几秒,皱了皱眉,纵然内心一万个不想承认与他认识,还是把他拉到路边,低声询问情况。
拓也被自己窘得几乎笑出声,提了提裤子,摇头道:“没什么大问题,就是老往下滑。”
权衡之下,最终决定去附近的一家大商场再买一根。拓也面对面对种类繁多的商品竟开始犹豫了起来,搞得辉二不耐烦地催促道:“挑什么挑,应个急而已,你用的次数又不多。”于是随手取下一根塞到他手中,“好了,快去结账。”
拓也将它拿在手中端详一阵,径直向更衣室走去,辉二双眉一横,紧随他跑进更衣室:“你这混蛋婆婆妈妈干什么怎么这还要试?!”
孰料这正中拓也下怀,反手将门一关,一手撑在墙壁上,标准的壁咚,将脸凑向辉二,在他耳畔笑道:“辉二帮我挑的,我当然想试上一试。”


【三】
果然还是自家舒服。他们俩坐在地上靠着床沿,啃着互送的巧克力,看着电视里正放的电影。
拓也牵过他的手,侧过身去,捧着他的后脑,蹭了蹭他的脸颊,然后轻轻地吻上了双唇。
巧克力的甜腻在口中酥酥地化开,唇齿间尽是芳香馥郁。
辉二被他的突如其来吓了一跳,慌忙间压到了电视遥控器,电视的声响便随之消失,世界陷入一片沉寂之中。
这个吻格外的漫长,格外的小心翼翼,仿佛要将不同的巧克力口味交换个彻底才肯罢休。
末了,神原拓也才慢吞吞地退了出来,意犹未尽一般,又干脆直接躺在了辉二双腿之上。
“唔……借我枕会儿……”
看着孩童般撒娇的他辉二也是无奈,推推他:“累了就上床休息去。”
“不要!除非辉二陪着我!”
辉二一脸黑线,真想直接站起来,让他脑袋摔坏拉倒。
谁知他突然坐起身子,环着辉二的腰仰面就朝身后的床上躺去,紧锢着他的身子不松手。
对方紊乱的气息喷吐在脖颈间,酥痒难耐,他却拥得更紧:“像这样陪着我就好。”

评论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