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Feuerlicht_

這裡啊落請多指教歡迎勾搭,耍筆桿子為樂
DM再戰五百年 | 排球大癡漢 | 時而堆些雜物
——如君所見是個無可救藥的強迫症晚期

小排球那麼戳我大概是因為球場上球場下每一份悲喜都能夠感同身受。應該可以說,我也是曾經被排球,和那支隊伍救贖過的人。我也才發現我不是喜歡打排球,而是喜歡和你們打排球。

那種顫慄就像時隔半年我再度碰到鋼琴時,手指都興奮地在顫抖。最喜歡的果然還是Brahms的Intermezzo op.118,憑著記憶也能彈出來。此時會特別慶幸家住這麼偏僻,因為可以在大半夜練琴。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