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Feuerlicht_

這裡啊落請多指教歡迎勾搭,耍筆桿子為樂
DM再戰五百年 | 排球大癡漢 | 時而堆些雜物
——如君所見是個無可救藥的強迫症晚期

【亞戰/达那】意味不明的小段子

(达龙x那尔撒斯)

已经不记得是多少年之后,直至他的长枪钝滞,披风残破,达龙翻出那尔撒斯落满尘埃的泛黄画夹,不知到底是为了借机嘲讽他以图自乐,还是为了故作伤感地缅怀。

嘴角若隐若现的无奈笑意在随手抽出一张画时渐渐凝固。

纸质与别的不一样,似乎是绢之国进口的上等品,与别的几幅作品稍稍隔开了些,所以很显眼。

黑衣。黑马。黑枪。形如黑夜。

纵使心情微妙地吐槽了一万遍,他依旧小心翼翼将画纸捧在手心,傻呵呵地笑着。

依稀记得在基兰港半调侃地威胁那帮海盗,只要被军师大人画下来的人最终都会中诅咒而亡。原来自己早就中了他的诅咒,却奇迹般好端端地活到了现在。

到头来,向他施咒的人,却早已不见了踪影。

————————————————————

好吧靈魂畫師的梗似乎已經被玩壞了(。)總覺得結局一出來就會被田中老賊啪啪啪地打臉,被打臉前請讓我好好地自我滿足一下吧(x

评论(1)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