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Feuerlicht_

這裡啊落請多指教歡迎勾搭,耍筆桿子為樂
DM再戰五百年 | 排球大癡漢 | 時而堆些雜物
——如君所見是個無可救藥的強迫症晚期

【DA/万圣节贺文】

其实是去年的老文了,拿出来凑数(被打x






(矿石兽&南瓜兽)








六道轮回,春秋代序。



重生的意义在于重逢。




矿石兽玩心很重,从一出生便是如此。在创始村生活时他能从早闹腾到晚,或是捉弄那些幼年期数码兽,或是每天翻着花样想出些新游戏,没有一刻消停的下来。



艾力兽对此煞是头疼,趁早将他送出了创始村。



外面是一个新奇的世界,一草一木仿佛皆有其灵魂——当然也危机四伏,险象环生。



他从凶恶的古加兽那巨大的双钳下死里逃生;他与支加兽斗智斗勇耍得他们团团转;他坐在天马兽背上翱翔天际逆风前行俯瞰整个法路易岛;他还听说了那些曾经拯救了世界的孩子们和他们的冒险故事。



旅途上他结识了很多伙伴,遇到了各种艰险,看过了许多风景,却始终平平淡淡庸庸碌碌,甚至惬意过了头,不知旅途的意义何在,旅途的终点何在。前世的记忆早已尘封,记忆中的人或事也随着他的重生而消逝不见,再也寻不回。



纵使忘了他的模样,忘了他的名字,矿石兽唯一能确定的是一定要找到潜意识里所存留的执念。



等待他的是没有目标没有终点的跋涉,或许明天就能相遇,或许永远无缘再见,又或许,他根本就不存在,只是自己的臆想而已。而他只为了追寻脑海中模糊的身影翻山越岭。




我要找的究为何人。




那天他遇见了两个人类,是一对金发兄弟,身边跟着加布兽和巴达兽。



弟弟和加布兽见了他几乎是异口同声地喊道:“矿石兽?!”



矿石兽不认识他们。仅仅是觉得有股子莫名的熟悉感,兴许只是潜意识里觉得熟悉,而搜遍了记忆却没有相关印象,更何况——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这应该是他第一次遇见人类。



弟弟明显有些失落,哥哥拍了拍他的肩头安慰道:“或许不是同一只,他绝对不会忘了我们的。”弟弟低着头沉沉地应了一声。



矿石兽在与他们的言谈间发现他们就是当年被选召的孩子,听他们说了很多以前的故事。



真好。真希望自己也能经历一场这样惊心动魄的冒险。



日暮时分兄弟俩准备回人类世界去了,矿石兽突然说,我也想去,去一个叫渋谷的地方,渋谷在人类世界对不对。



他的眼神异常坚毅。



兄弟俩惊愕地对视半晌。他们似乎没有拒绝的理由。




那仅仅只是脑海中瞬间闪过的一个词。



我为何会知道人类世界的地名,明明早先连听都没听说过。




人类世界是另一种繁华,是他从未见过的,难以言表的繁华。仿佛一旦置身其中,就会被感染被同化,而后尽情享受这样的欢愉。




这似乎也是他曾经的憧憬与向往。



“真奇怪诶,人类都喜欢把自己打扮成那样吗……”



“啊差点忘了今天是万圣节!”



“万圣节?”



“嗯!就是把自己装扮成鬼的模样去讨糖吃!不给糖就捣蛋!”



矿石兽暗自惊奇,有趣的游戏规则立刻勾起了他的玩心,自忖着又有好玩儿的了,正准备大干一场,眼前却突然冒出一个鬼影,把他吓得不轻。



“Trick or treat!”



矿石兽眨巴着眼睛愣在原地不知该如何是好,哥哥恰好从便利店买回一包糖,分了几颗给那个小鬼,小鬼拿了糖,心满意足地蹦跶走了。



“矿石兽这样不用打扮也能去要糖呢!” 弟弟笑着调侃道。



矿石兽双手叉腰肆无忌惮地笑道:“是呢!今天一定要玩个痛快!”




似曾相识的络绎不绝,就好像自己也曾穿梭于这车水马龙间一般。



只是总感觉少了些什么。




“Trick or treat!”



转过身映入眼帘的是顶着个大南瓜身着披风的形象。



矿石兽一愣,一股熟悉的颤栗之感随即涌遍全身,眼前的身影与脑海中模糊不清的影子渐渐交叠重合。竟不差分毫。凭着本能他感知到那也是一只数码兽。



或许仅仅是身为同类的本能吧。矿石兽耸耸肩,抛去那些杂七杂八的想法。



南瓜兽见到矿石兽的第一眼时也愣了半晌,侧着头问:“我们是不是以前见过面?”



矿石兽不知如何作答,干笑几声支支吾吾道:“嗯……这个……或许吧……我也不知道……”



南瓜兽咧开嘴笑,笑得一派天真,你以为他是在不怀好意地坏笑,实际上他真的只是因为开心所以欢笑而已,不需要任何特殊的理由。他将手中糖果塞了几颗给矿石兽:“我们一起去玩吧!我们要做涉谷系数码宝贝!”



糖果犹带着几分暖意,那是南瓜兽的体温。秋风凛凛,不带一丝水汽,打在脸庞上微微有些疼。街道两边是半秃的银杏,只剩下独孤的几片枯叶颤颤巍巍攀着枝头不愿凋落。



不冷,心里反而暖暖的。



“那还用说吗,当然要一起去玩啦!!”




当年的游戏厅那个凶神恶煞的大叔已经不在了,当年的时装展柜中也换上了新上市的冬季大衣,没有吃到当年的冰激凌有些可惜,但相较之下早已无足轻重。



一旁的兄弟二人静静看着他们,相视而笑。

“我们也该回家了,阿岳。”




“诶,就这么不管他们了吗,哥哥?”




“没关系。”




——他们已经找到了回家的路。




忘记了你又如何,我们可以重新相识相知。



周而复始的轮回,每一世都能与你以意想不到的方式重逢,这是注定不变的。




———Fin.———



评论

热度(10)

  1. 不会取名的西烈_Feuerlicht_ 转载了此文字
    第一部那个片段真的看的太想哭了😭😭明明是那么好的数码宝贝啊😭